威尼斯人官网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中国城镇化消灭“城中村” 农民工无处安身 2013-04-0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一批农民工由广州火车站搭乘火车回家过年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新领导层提出要推进城镇化

未来十年将有约4亿民众成为城镇居民,随之而来的是农民和农民工的土地和住房等问题

路透社四月1日报道,中国政府计划斥资约6万亿美元用于房屋等基础设施建设

在距离上海金融区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一个消灭所谓“城中村”的行动将摧毁农民工的栖身之所

数十名农民工必须放弃他们用集装箱改造的住房

可悲的是,中国农民工作为城镇化的劳动主力军,却在城镇化过程中失去了廉价居所,也不能获得替换性住房

这片土地被市政府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以修建昂贵的公寓楼

这令人质疑,中国政府将是如何实现其进一步的的城镇化目标

在上海“城中村”的一位来自安徽省的姓李农民工表示,他在自己居住的集装箱房子附近经营着一家便利店,因为住在租金低廉的改装集装箱里,他才有能力供子女上学

上星期四,他经营四年之久的便利店被当局宣布为没有登记的店铺,不能再经营

报道说,根据官方调查,中国有大约1.3亿农民工租住在“城中村”的廉价房中,当局消灭“城中村”的政策和廉价房的短缺,将使这些农民工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美国印第安那州博尔大学经济学教授郑竹园认为,中国推动城镇化,要解决的问题太多、困难重重: “城镇化的目的是提高生活水准,提高内需等,但城镇化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

真正的城镇化,你就要建许多房子

乡下的人搬到城市来需要有地方住

现在农民工一大堆人住在一个小房间里,生活很不方面

而且他们把孩子都留在农村,由爷爷奶奶照顾

中国有5千8百万这种小孩

要城镇化,农村的小孩到城镇来,需要有学校能容纳他们、需要有足够的医院能看病等

第二,现在中国类似北京、上海的大城市里,人太多了

北京1900年时只有一千多万人口,而在2010年时已达到2千多万人

北京以前没有多少汽车,现在有5百多万辆汽车,造成空气的严重污染,出门都需要带口罩

” 路透社的报道还说,中国地方当局在实施清理“城中村”政策时,往往宣称这些住房是建造在非农业用地上,不能用作商业用途,从而被重新收回,归为“城市用地”

而当地政府则转而将其以高价卖给开发商

报道说,网上流传的“集装箱村”照片让地方政府官员很没面子

因此他们要在短时间内清除这些“集装箱村”

另据《中国证券报》4月1日报道,最近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城镇化高层国际论坛”上,中国发改委的官员表示,目前中国依靠劳动力廉价供给、资源粗放式消耗的城镇化模式亟待转型

要进一步给土地城镇化降温,加快人口城镇化速度

在城镇化过程中不应完全由政府主导,应重视市场和社会的力量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在论坛上用三个“不可持续”形容城镇化面临的问题:依靠劳动力廉价供给推动城镇化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依靠资源粗放式的消耗推动城镇化发展的模式不可持续,依靠均等化公共服务压低成本推动城镇化发展的模式不可持续

在北京的民间环保组织“绿色北京”负责人温欣洲就中国多年来大搞城市扩建表示,这种城镇化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污染和对老百姓财产权益的侵害

很多人早就意识到这种做法的不可持续性: “很多地方提倡发展城市生活,但在这过程中又没有注意到如何综合地考虑城市扩张对环境可能带来的压力等

这过程当中的规划方面也是不太科学的

就拿北京来说,过去确实是盲目地扩张,像五环、六环、一直都是以一个中心往外扩张

但我觉得政府现在也慢慢地开始注意到这些方面的问题

” 中国国土部副部长胡存智也在上海举行的城镇化论坛上指出,在过去2000年到2010年的城镇化过程中,人口城镇化慢于土地城镇化

二者差距过大会带来社会问题

要解决土地城镇化速度过快的问题,一是加快人口城镇化,二是控制城镇用地速度的过快扩张,三是改革土地制度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福建宁德村民亿元养殖场面临清拆血本无归 董家渡:从棚户到地王的拆烂污 阻拦强拆反被打 报警却被指骚扰 贵州村民阻强拆酿13人死伤 江西明经国抗强拆致死案再开庭 倪玉兰夫妇上房产中介“黑名单”被拒租房 利益输送? 中国宣布整治“大棚房” 土地被两次强征 村民生计堪忧 讽刺计划生育 王鹏工作室濒临强拆 福建维权农户“破坏生产经营”遭刑拘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